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┊☆ Love ☆х 忆韩 

┊┊┊ ╱╲╱╲┈--→期待zhē鉨 ┊┊☆ ╲゛.鐙蔕 zhē.. 緈諨 ﹖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┊┊┊ ╱╲╱╲┈--→期待zhē鉨 ┊┊☆ ╲゛.鐙蔕 zhē.. 緈諨 ﹖﹖ ┊☆ ╲╱ ☆х o..愛鉨o┈ ^勝過゛. o┈愛茡紀﹎ ︵︵︵︵ 莓銛我蔸蕙詳妳 (Love)z j) 洅禧歡嘚銅塒┈┈ゞ`` ╲╱╲╱ o.

网易考拉推荐

养不住的爱  

2007-03-22 13:30:20|  分类: 心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她原以为爱情是可以一直圈养着,她喂给它足够好的粮食,让它穿足够华丽的衣衫。其实不然,爱情也象个孩子,她需要你的时候,呆在你身边,一旦长大,长出翅膀,它就会飞到它想去的地方。最后,你喂养大的不再是爱情,而你是你千疮百孔和苍老而苍白的心。

下了一宿雨,党月月也半宿未眠,这场雨来的突然,以至于她睡的太香甜,以至于吕和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知道,当她按着老习惯两点钟醒来时,吕和已走了,她空荡荡的手扑住的只是被单,光滑冰凉的被单,上面一丝体温都没有,她不知今夜何以睡得这么快,是不是疲惫的原故,当她的身体和他纠缠的时候,他极尽温存,她隐隐的有一丝劳累,快感很快的淹没过来,之后,她去泡了二十分钟的鲜花浴,回到床上,吕和安静的闭着眼睛躺着,一动不动。这个时候,他们都是不说话的,她低下头亲了亲他,拥着他睡下,很快进入梦乡。

党月月最后的清醒是雨声,起身后半宿未眠。她呆坐在黑夜里,面无表情,满脑乱蓬蓬的思绪,她的灵魂经常这样失重,经常罪恶的就这样把时光浪费掉。烦燥起来,她起身点了根烟,其实烟也不能够带来什么有用的思考,更不会让她保持平横,但烟能把她过分集中的压抑转移那么一小部分,一根燃完了,抽第二根,渐渐的,她的脑中只单纯的余下抽烟的概念。时间也就过到了第二天干净的早晨。

党月月并不爱吕和,也爱吕和,不爱她是因为她爱自已更多些,明白自已才是最重要的,其他的全是生命里的配衬。但她和吕和之间的确有那么一段相爱过的日子,只不过没有那么深,也有幸福,很朦胧的幸福感,画一笔还可以深一些,涂一下也就没了影子了。姑且叫这种幸福是暧昧吧。暧昧的本身就是温暖的温情的。我们的生命往往就被生命意外的暧昧擦燃并且光芒万丈,并且可耻。

她需要吕和,她和吕和之间还有那么一丝爱情的成份存在着,她满足着吕和,从精神到物质,从肉体到灵魂。吕和爱她,这就足够了。她希望他们能一直这样走下去。一直走下去,她希望吕和再别问什么,也再别要求她什么。她想起张总,清醒立刻显得尖锐起来,把她心底那仅有的一丝温存和安宁都捅破了。她想回避,却无法回避,又习惯性的理一理他们之间的关系。有时候,我们是被习惯强制着依赖它,并不想要这种习惯,但长久的生活,就象一个母亲孕育一个孩子,把习惯喂着,自然而然的成了一玫不能够轻易剔除的种子,它落下来,并且生根发芽长大。

确切的说,她圈养吕和的钱全是从张总那儿拿来的。她已经习惯被张总圈养。五年前,她从他那攫取物质,而他从她这儿索要肉体,他们之间也算是和谐的吧,彼此的性格也还适应,她一直以为自已是爱张总的,至少有那么一顶点儿,实际上呢?她错了吗?她自已都不知道。至到遇到吕和,两个人之间擦出来点所谓的爱情,似乎证明了她爱张总的那么一点儿也是假的,这让她不得不承认她爱他是只是金钱,这把她心底仅有的一点儿骄傲给毁灭的干干净净。她曾经痛恨这种为了钱不顾羞耻的女人。如今,她也不知不觉沦进这个大军。或许生活就是这样,你不想要什么,偏来什么,你不想过什么样的日子,偏偏要来什么样的日子。她也习惯了,并从中能得到为数不多的幸福感,比如说开着奔驰走哪儿都有人侧目,比如说逛一次西武她随手花掉几万,这时,她的满足感就把幸福给顶起来,直到心窝处。

她的内心曾反抗过,可这社会就是这样,没有哪个傻子再把感情排在生命的第一位。她想着再让她风里来雨里去的赚那些辛苦钱,浑身都不适应,看看街边的情侣,没有钱,出去聚一次也只不过是在下等的餐馆里,吃着廉价的食物,瑟瑟的样子,遇到风雨,比如说这样的夜晚,迎着狂风去赶巴士。这样的爱情还有何幸福可言?看着都让人寒酸。如果爱情没有金钱,夭折的要迅速的多。一个被爱情伤过的女人,会把爱情的物质砝码加重许多许多。女人在爱情的战场上,看重什么,只要沿着那个方向,就会有斩获。

她和吕和之间就叫爱情吗?她突然在黑夜里暴出一阵笑,阴冷的。雨下的更大了。去他妈的爱情,鬼才信,她扯过被子,躺下来。吕和最近似乎也变了许多,每一次来只向她要钱,他甚至还说她和张总上一次床要一次钱,那么,他和她上一次床也要一次。虽然象玩笑话,也是笑着说出来的,但她明白性子阴郁的吕和并不是随便开玩笑的人。她就处在这样荒唐的关系中。她也容忍了吕和,其实不是容忍,她根本就觉查不到这是什么伤害,吕和毕竟还天天来陪她,还是她的人,她能给到他想要的。

这几年和张总不见天日的情人生涯,早就磨去了她的青春和属于青春的锐利与光芒。她不清楚她在吕和心中的地位。吕和的话不多,他也从不强求他,虽然苦苦的规劝过她,也说过公主和王子类似的童话,让她满足的是吕和永远都说爱她。只是那爱总是飘着的,中间似乎不仅仅横着一个张总。横的是什么,她也说不清?有一点可以肯定,她无法完全信任吕和,无法把以后的生活和吕和联系在一起。他们之间,他是被她圈养的,倒过来的日子,不敢想象。

风,还是以往的风,清清淡淡的飘着,和以往没什么不同。

吕和走后再也没有来过了。这是党月月想都没想到的,刚开始两天她还不相信他不会再来了,两天她没有打他的电话,两天后,她感到有那么一丝不安,她再打他的电话,关机了,然后她拼命的打,从早拨到晚,依旧是关机,再后来,停机了。她无奈的微笑了,面对无奈,她只能微笑,她有着鱼一样的生命,哭泣只能在水里。

他就这么离开了,连一句话的交待都没有。

再后来,她翻到了一张最初送给吕和的钱夹,钱夹还是新的,里面空荡荡的,装着一页纸。纸上写着:月月,下次你再爱上一个人,能不能爱的深一些?祝你幸福。月月的心一阵阵发抖。这两年来,她把什么都付出去了,他还嫌不公平?这祝你幸福四个字阴险的嘲笑着她。

那些没把爱情走到尽头的爱,还可以重来。他们,永远不会重来了。吕和走的时候,安静的注视了她二十分钟,这个女人,他拯救不出来。他对她也没有那么深的拯救渴望,他只想获得自已想要的,似乎已经够了。他就用这二十分钟,把他所谓的爱情,收拾的干干净净。他知道他该转身了,在和月月一夜夜的缠绵中,他早就暗渡陈仓了,他承认他是卑鄙的,哪个人不卑鄙?他也能找到安慰自已的藉口。那个女人也能给到他物质,并且新鲜。

在多角关系中,男人总会选择一个人去伤害,而且往往是弱者。一个灵魂和身体都被他深深冒犯过的女人。男人嘴巴里的永远和爱情,其实抵不上一张百元的人民币,更抵不上横劈过来的一条陌生的大腿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