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┊☆ Love ☆х 忆韩 

┊┊┊ ╱╲╱╲┈--→期待zhē鉨 ┊┊☆ ╲゛.鐙蔕 zhē.. 緈諨 ﹖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┊┊┊ ╱╲╱╲┈--→期待zhē鉨 ┊┊☆ ╲゛.鐙蔕 zhē.. 緈諨 ﹖﹖ ┊☆ ╲╱ ☆х o..愛鉨o┈ ^勝過゛. o┈愛茡紀﹎ ︵︵︵︵ 莓銛我蔸蕙詳妳 (Love)z j) 洅禧歡嘚銅塒┈┈ゞ`` ╲╱╲╱ o.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个人的战争   

2007-01-15 13:06:45|  分类: 心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网友贴图 


莫奈这次回归,是在几周之前。说回归是因为在几周之前她曾经历生死浩劫,与死神擦肩而过。她出了一场车祸,送往医院抢救,在重护病房留院察看。

病房里极度的安静,可以听见输液的液体嘀嗒的声音,一旁的脉搏指示器,那些线条缓慢的跳动着,感受到那来自莫奈的脉搏。

那个时候,手术室里同时正在抢救一名男子,那些血液沾满了男子的全身。主刀最终摘去口罩,对其他的医生摇了摇头。男子因流血过多,抢救无效死亡。

{莫奈。}

她说:我不知为何父母给我取名奈字。或者我的出生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件无奈的事情。就像安说的那样吧,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,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,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,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。

她说:我读安的字,感觉我就是她笔下那个叫南生的孩子。

她说:虽然你们将我遗弃,可是我依然爱着你们。我一直是这样的爱着你们,可是你们不会知道。永远。

莫奈,在出生之后由母亲交给她的父亲。她从未见过生母,记得的只有一张已经泛黄和破旧的照片,那是她记忆里唯一的珍藏。模糊的印像,她说母亲是一个美丽的女人。父亲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她的母亲,但是莫奈感觉出父亲对母亲的情意,或者隐隐的愧疚。

{莫苏。}

莫奈与莫苏同父异母,她们之间相差3年又一个季节。

莫苏的眼神坚毅,满是挑战的味道,充满强烈的占有欲。这种感觉从她身体所散发的信息感知,那种讯号告诉陌生的人。一切的东西都是她的,连同对方的。

莫苏在小的时候总是和莫奈抢东西,好吃的食物,漂亮的娃娃以及好看的衣服,虽然很多都是她用不着也穿不上的。她把那些战利品归拢到一起,放满整个床铺。厌倦的丢弃,没有哪一样会是她爱不释手的。喜爱对她而言只是个时间问题。

莫苏经常会在夜里失眠,又或者哭泣着醒来。她是被母亲带到这个家里的,莫奈的父亲也成为了她的父亲。莫苏的生父是一个酒鬼,没有正当职业,经常喝醉就痛打她们母女两人。那个时候她会看见鲜血从母亲的嘴角流出,母亲哭泣着而她因为害怕躲在桌子下面发抖。莫苏生父在一次醉酒后被卡车从身后压了过去,脑浆流了出来。莫苏看到没有哭,那一刻她知道她和母亲终于得以放生。

{一个叫成歌的男子。}

成歌在一家广告策划公司当经理,一眼望去就是个很帅气的男子。温文典雅,举手投足之间散发气质与风度。并且是个很整洁的人。有很多女孩子爱慕并且追求,可是他的身边没有一个女人。

这样一个优秀的男子却是莫奈的学长,并且与莫奈联系至今。莫奈把成歌当做哥哥,感觉他是自己的亲人,可以当做依靠。因为父亲的少言寡语,养母的生僻,妹妹的跋扈。

莫奈是另外一家广告公司的职员,现实中两家公司存在竞争。可是如果莫奈在工作中遇上难题,成歌却会不顾忌的全力帮助。莫奈对于成歌的这种关怀都是默认和接受的,在她看来成歌是唯一懂得自己的人,他的帮助是一种温情。

偶尔的时间成歌都会带着莫奈去散心,即便是去公园静坐谈话,或者給那些鸽子喂食。最初成歌不知道莫奈为什么一有时间就会去喂那些鸽子,一天他问莫奈自己的疑惑,莫奈告诉他说:这是在給自己积德赎罪。她说前世自己一定做了很多不应该做得事情,所以这一生再次为人想有所补过。

成歌闻言说莫奈其实一直以来生活的过于压抑,她应该改变现在的生活方式,应该到处的走动,这样或许可以改变心境调节情绪。莫奈笑着说她生活的挺好,不必担忧,这些年都是这样走过的,真的改变怕是自己还不能适应。说后拉着成歌的手去山顶看桃花。

那个时候桃花已经错过季节,纷纷掉落。莫奈伤情的喃喃自语: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成歌心疼的对莫奈说:你要知道无论什么时间,我都会在你身边不会离开。

{莫苏偶遇成歌。}

世界真的很小。那是一种自我的嘲笑。
茫茫人海之中。怎遇见不曾的爱不释手。

莫苏直径闯进经理办公室,成歌感觉惘然却不动声色。莫苏把一份文件甩在成歌面前,语言不容他人解释的说:我要控告你们公司所给我带来的经济损失。原来莫苏在成歌所在的这家公司要求做一期广告,结果接收这份广告的员工领会错误莫苏的要求和意图。广告做出与莫苏的要求大相径庭,严重影响了她广告的推出时间,并且带来直接的经济损失。莫苏又说:如果你们公司没有人才,还是趁早关门,这样也不会误人误事。不知道你们经理是干什么吃的,怎么坐上的这个位置。

成歌看到眼前的莫苏很是恼怒,但是自知理亏。他说:小姐请等一下,容我了解一下情况。成歌电话直接打到广告管理部,原来负责这份广告的员工在近期出现多次错误,已被解雇。成歌思考了一下不温不火的说:在我看来給你带来的损失已然这样,我觉的打官司是小事情,是否应该立即解决问题,以便尽量的减少损失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当然如果执意要打官司我们公司最多赔偿,不过你也耗费时间与精力。当然,如果可以我们会重新做广告策划,费用免收您的。

其实成歌看似在让莫苏做选择,但他有九成以上的把握眼前的这个女人会选择后者,因为真正打起官司时间是很大的问题,她没有很多时间只是处理这件事情,当然莫苏也是明白这一点的。对于成歌而言如果真的打官司,对其公司诚信度是有损的。后者应该说是比较完美的解决办法。

莫苏想了一下说好吧明天早上就要看到新的策划,如果还是不满意就不会这样简单解决了。第二天交到莫苏手上的资料确实是出乎她意料的。守时、信用、效果、质量都不在话下。莫苏暗自思量这小子有两把刷子,同时对成歌顿生好感。因为她见过很多男人都是卑躬屈膝,胆小怕事并且毫无能力可言,但是这个男人給她与众不同的感觉。

原本莫苏脸上还带笑容的脸瞬间僵持,她对成歌说:照片的女人是你的女友吗?成歌说这是他的个人隐私无权奉告。莫苏说:确实无权奉告,但是照片上的女人是我的姐姐。成歌愕然,他听莫奈讲过她有一个妹妹,但是没有想到却是以这种方式认识的。莫苏莫名的一笑说到:真是有意思,看来有趣了。

网友贴图

{把你身上的肋骨拔去,变做敲打键盘的手指发出铮铮的声音。}

后来莫苏约成歌见面,但被婉言谢绝。莫苏在心里恨起莫奈起来,因为在她看来从小莫奈都是柔弱的人,胆小、畏缩,有什么资格和她争。一直以来她以强悍的姿态示人,虽是一种自我保护意识,但是棱角过于分明,无异于伤到他人伤到自己。仿佛刺猬一般坚守阵地,可是这样又怎能使得他人来亲近。

莫苏凭着女子的直觉知道成歌爱莫奈,想到这里她把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。莫苏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弄到成歌的私人电话,不断的发信息,开始成歌还是礼貌性的回复。但是后来莫苏的行为让他反感甚至讨厌起来。如果成歌不回复她便会一遍一遍的打,最后成歌干脆把莫苏的电话避屏。

成歌感觉莫苏是个有些变态的女人,变态的有些可怕。在他看来为什么一个家庭成长的两个孩子,性格居然这样的分明。一个温柔善良,一个却强硬霸道。

莫苏每天都会去学习钢琴,那是她小时候的梦想,可是那个时候她没有钱,并且整天担心生父会喝醉回家打骂她和母亲。现在她有能力养活自己,因此她把那个时候所没有所失去所得不到的东西,统统都要成倍的抢回来。包括感情。

那天,她正在弹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敲出不成曲调的音乐似发疯一般,狠狠的合上琴盖。莫苏坐在成歌家的楼梯上,旁边倒着一个空酒瓶。成歌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,走进楼梯的时候吓了一跳,打开房门开灯才辨认出是莫苏。成歌试图想把莫苏送回家去,可是醉酒的她嚷着不回去,因此成歌自己便在沙发上睡了一宿。早上的时候是莫苏先醒过来的,看到自己完好无损离去后給成歌发去一条信息:成歌你是个好男人,我不会再纠缠了放心。

网友贴图

{你的心会把他好好保留,因为它距离我心的最近处一起跳动。}

成歌对莫奈说他遇见了莫苏,是在公司认识的。莫奈淡淡的说,莫苏是个需要爱的人,她一直都在与身边的人争夺和抗争,无论是爱的她的人或者不爱她的人都一样。我爱她,可是她不知道,也感受不到。其实没有人与她作对,她只是一个人在战争。我爱她,可是我救不了她,因为无能为力,因为我也是如此残碎。

成歌对莫奈说:“我爱你。一直都爱着你,你知道吗?”莫奈流下了眼泪,不停的点着头。相视着微笑。成歌拥抱着莫奈,神情淡定,或许是在想他终于可以好好爱身边这个女子了。他们头顶的太阳被厚重的云遮挡,光线在突然之间暗淡不明。树影被揉碎,盲目的优美。

莫苏再次找到成歌,相约在酒吧见面说有事告知。莫苏看着成歌狡狤的笑,她凑到成歌的耳旁轻轻的说: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你和莫奈不能相爱,因为你们有血源关系,莫奈是你的妹妹。成歌说:胡说,你这个疯子。莫苏说:你可以去医院鉴定。说完大笑着离开。

成歌过了很久打电话給莫奈,电话里莫奈听见声音吵杂,成歌也好像是喝醉了。她赶去成歌的地方,成歌甩开莫奈的手锒伧着出门上了车。莫奈对成歌说:你喝醉了,我来开――。“我没醉――。”前方驶过来一辆车,红光打在玻璃上。成歌失控车翻倒。远处他们听见急救声,渐远渐近,那些人影在他们的眼前晃动消失。

成歌就是那个抢救无效的男子。

莫奈出院后,莫苏说:“姐姐,都是我的错。是我对成歌说你们有血源关系,不能相爱。”那是莫奈第一次听到莫苏叫她姐姐。莫奈说:“一切都晚了,我是那样的爱你。”莫奈一记耳光打在莫苏的脸上。莫奈在前面走着,还可以听见莫苏站在原地大声的哭着说:都是真的。都是真的。

之后没有人知道莫苏去了哪里。

她站在空旷的房间,那些物品都被放置在一处,用雪白的布覆盖。
风吹了进来,窗纱舞动着。跳跃着。
她的面前是一道墙壁,画着许多的动物,和非洲独有的金黄色。
看着,仿佛是看到梵高眼中的向日葵。
色彩浓烈,灼伤了眼睛,直至有温润的液体流出。

莫奈对成歌说要去非洲的草原,那是他们的约定。只是这次变作了莫奈对成歌的怀念和悼念。她收拾了行李,最后看了从未离开过的房子。乘坐远去的飞机,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后记:成歌与莫奈同父异母。成歌的母亲与莫奈的父亲没有结婚。因为这个女人莫奈的母亲离开了他们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