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┊☆ Love ☆х 忆韩 

┊┊┊ ╱╲╱╲┈--→期待zhē鉨 ┊┊☆ ╲゛.鐙蔕 zhē.. 緈諨 ﹖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┊┊┊ ╱╲╱╲┈--→期待zhē鉨 ┊┊☆ ╲゛.鐙蔕 zhē.. 緈諨 ﹖﹖ ┊☆ ╲╱ ☆х o..愛鉨o┈ ^勝過゛. o┈愛茡紀﹎ ︵︵︵︵ 莓銛我蔸蕙詳妳 (Love)z j) 洅禧歡嘚銅塒┈┈ゞ`` ╲╱╲╱ o.

网易考拉推荐

[单身沙龙]巷底洞天  

2006-12-21 17:31:0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一、

这两天气温下降,夜间温度最低只有七度,寒风凛凛,恨不得把人从世界上吹跑的样子,硬是咬紧牙关地往行人的身上扑过来。力道之猛,有点像是发疯的野兽。我穿着厚厚的皮衣,戴着帽子和围巾,将皮衣的领子拉得高高的,深怕寒风会乘虚而入。

我忍不住,想要哀叹自己的命苦,这么冷的天气,这么黑的夜晚,还要独自一人走这么陌生的小路,连要去的地方是哪里也不清楚。而我居然傻了似地答应某某人,而且干脆利落,直接爽快。

现在,我开始有点后悔,不是因为惧怕未知的前方,而是我讨厌死了这样冷的天气,根本就是受罪。刚刚在进这个村子的时候,向一家日用店的老板打听,那个叫做小沙粒的住处,要拐进这条巷子,一直往巷底里走。我向店老板打听的时候,他用一种特别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,而且是从上到下那种,直到我再次询问他的时候,他才跟我指指了方向。我觉得莫名其妙,但人生地不熟的,也不敢多嘴。我说声谢谢,转身离开,却听到他呼老婆的声音,大概是要她也出来看看。我不明白了,他们一定是误会什么了,只是为什么会有误会呢?我心中也充满了疑虑。

阿西要我来找小沙粒的时候,什么也没有说,言语中刻意隐隐什么。因为是好朋友,相知十几年,我也相信他,无需过问。此刻,我却开始猜测通往巷底的路会怎样?

二、

拐进这条巷子,才知道什么叫做黑与暗,伸手摸不到五指,用来形容这里是再确切不过了。我有点紧张,靠着我三百五十度的近视眼,心惊胆跳地,一手按着墙,慢慢地走着,生怕一个不小心,就有什么水沟陷井把我骗下去。终于,在走了几十米的可怕的路程之后,看到有一些木门,大大小小的,林立在巷子的两边,墙壁都是石砌成的,这本来就是一些老房子的聚集地,想来,住在这里的人们,也都是穷苦人家吧。

想到这里,我不免有点难过。穷字,我最怕了,穷了一辈子了,跟不上那些有点油水的,也就整地三餐不饥也算是对得起自个了。我靠近一扇门,透过缝隙,看到里面隐约有灯光,我敲了敲门,门里无人回应,倒是传来了几声狗吠声。好像就在门里,接着此起彼伏的狗吠声,把我吓得,在这大冷天气里冷汗淋淋。

我这个人平生有几怕,第一怕穷,第二怕死,第三怕蟑螂,第四怕狗。唉,现在听到那么多狗叫声,我腿都软了,这咋办哪,这?吃人的嘴软,拿人的手软,我虽没吃人的,拿人的,但是答应别人的也不能反悔的。我再次敲敲门,喊着,“请问这是小沙粒的家吗?”

还是没人回应,狗更加叫得猖狂。我有点沮丧。有一扇门打开了,也许是听到我的喊声了,探出头来,“找谁呢?”

“小沙粒。”我像是见到救兵般,忙应道。

“哦,”他把我瞄了一下,有点警惕。然后望望屋里,又探出头,说,“进来吧!”

“谢谢!真谢谢啊!”我高兴坏了,终于找到了,如释重负般。

他把门打开了半扇,我侧身进去,一只狗在他身后,开始吠叫起来,我吓得跳了起来,“呀”的一声,差点要夺门而出。

“忽忽,小黄黄,回来。不许吓着主人。”一个声音从屋子里传来。那只被叫做小黄黄的狗,还真听话,跑进屋里。可是,我觉得那只狗不小呀,为什么叫小黄黄呢?那个叫小沙粒的不会也是个大人吧?

三、

就着屋里传来的微弱的灯光,我看清楚了帮我开门的是个小伙子,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来岁的样子。他把我引进屋里,让我坐在一张小凳子上,我想起了小时候经常坐着的小竹凳,就是那种。突然有点眼湿。

他跑进里屋,我这才发现,这小小的屋子还分了好几个房间呢。我随意地看看四周,真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。被油烟熏得昏黄的墙,用砖块铺成的地板,还有一张有点倾斜的圆桌,几把竹凳子,还有一些干农活用的工具,零散地放着,显得这个小房子更加拥挤而且杂乱。

在我打量四周的时候,小伙子引出来一位老人,看起来有七八十岁吧,应该。他穿着单薄的衣服,顶着干瘦的肢架,好像随时都会散架的样子;只是,他看起来又是那么健朗,那瘦瘦的骨架似乎韧性十足,经得起巨大压力。他还叼着一支烟斗,这是他最特别的地方。

他向我点点头,我站起身来,也跟他点头致意。他慢慢地坐下,一点也没有因为被打扰而烦躁,我站在他的面前,“您好,我是阿西的朋友,他要我过来找一个叫做小沙粒的。请问,你认识他吗?”

他示意我坐下,我看到他右手的衣襟是空的,我的心一震,看他的眼神里突然多了同情。他似乎看出我的心思,微微一笑,淡然却不凄然,“她是我孙女。”

“哦,原来是您孙女呀。”我点点头,这才明白原来小沙粒是一个女孩子。

老人家点了点头,眼神深远而不可捉摸,他是想起了一些前尘往事了吗?这时候,小伙子给我们都送上一杯热水,刚才我看到他到屋后面,一定是去烧水去了,我想大概也是用那种土灶烧的吧。我用双手握住玻璃杯,紧紧地握着,想将开水的热量都传递到手上,因为我的手实在是冻得跟鬼手一般。

“阿强,你去睡吧!明天还要工作呢。”老人家对小伙子喊道。我看到阿强应了一声,走进一间房间。

“阿强是?”我有点奇怪,小沙粒是他的孙女,阿强呢,会是他的孙子吗?

老人家看了一眼阿强的房间,“他是我好朋友的儿子。”他说完,叹了口气,烟斗里升起来的烟弥漫了整个屋子,我几乎看不清楚他的表情,是叹息还是伤心。

我真的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这老人,阿强,还有小沙粒之间,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呢?这三个人,又怎么会住到一起的呢?

四、

老人家嘿嘿地笑了两声,很爽朗的笑声,听得出慈爱的感觉。“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!你说你是阿西的朋友,他没告诉你我们的事情吗?”

“我是阿西叫我过来的,只是他并没有跟我讲什么,只是说要我来看看小沙粒,希望我可以帮到她。我就来了。”我真的有点糊里糊涂的,从一开始到现在,“我是真的觉得很奇怪,很想知道故事的来龙去脉。您可以告诉我吗?”对于这一家子的故事,我真的已经兴趣浓郁了。

“只要你不觉得不耐烦,我就说给你听。”老人家把烟斗从嘴里一收,烟雾氲氤,将回忆也一并弥漫在烟雾中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