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┊☆ Love ☆х 忆韩 

┊┊┊ ╱╲╱╲┈--→期待zhē鉨 ┊┊☆ ╲゛.鐙蔕 zhē.. 緈諨 ﹖﹖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┊┊┊ ╱╲╱╲┈--→期待zhē鉨 ┊┊☆ ╲゛.鐙蔕 zhē.. 緈諨 ﹖﹖ ┊☆ ╲╱ ☆х o..愛鉨o┈ ^勝過゛. o┈愛茡紀﹎ ︵︵︵︵ 莓銛我蔸蕙詳妳 (Love)z j) 洅禧歡嘚銅塒┈┈ゞ`` ╲╱╲╱ o.

网易考拉推荐

[小说]亲爱的·再见  

2006-11-23 13:23:20|  分类: 感人记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1、这个城市不属于我,我只是个孤单的过客

  北京的秋天,短暂的如同一场烟花,转瞬即逝。我喜欢秋天这个季节,天空的颜色,时而湛蓝,时而灰色。让人感觉荒凉而忧伤。
  我与往常一样,提着化妆箱,给预约的新娘化妆。我住在古城,坐地铁到西直门,再坐公交车到海淀区。
  北京的交通,拥挤而堵塞,每次在路上消耗的时间要一个多小时,车上人多,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。
  带着MP3,这样就能减少一些噪音,让身心轻松。在拥挤的公车上,只有音乐伴着耳朵,保持一份愉悦的心情开始每一天的工作。
  常会对自己笑笑,与内心说话。飘逸的长发时而被风吹起,时而安静地披在双肩。  
  公车坐了一个多小时到达新娘的家,与往常一样放下化妆箱,摆好化妆用具,一边给新娘化妆一边闲聊起来。
  我说,你的皮肤好,很好上妆。
  新娘听了高兴的说,是吗?我很少化妆,也不太会化妆。
  在与新娘在闲聊中得知,新娘不是北京人,新郎比她大六岁,女孩觉得找个比自己大些的男人能够照顾自己。现实总是这样,每个人都显得很现实。
  我只有笑笑,那张清秀的脸看起来没有灵魂。
  一个小时后,我准时从新娘家里出来,拎着化妆箱往家走,正好有女友青的短信息,问我在哪里?要找我逛街。
  我们约好半小时后在最近的商场见面。
  每次约会我总是会迟到,青总是会说我一顿,青是江南人,瘦瘦的身材,比我大四岁,但从外表一点也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,不知我们年龄的人,都说青比我小。我听后心里不是滋味,无可奈何。
  青在我那么多的朋友当中,真诚与直率。原来是同事,后来在逐渐的交往中,觉得彼此的性格投缘,慢慢地成为最好的朋友。
  我们经常一边逛街一边聊天,聊各自的生活。聊遇到的各种奇怪的事情。
  街上那么多的人,似乎都是游魂,虚假,刻意,没有自然的神情。
  我与青说起,我所在影楼工作的那个地方,那个三十多的摄影师,想和我在一起。
  他与我说起他的妻子,是个工作狂,他们夫妻之间根本就没有性。我想,男人如果有另外的想法,对另外一个女人说自己妻子的不好,也很正常。
  与青说起自己的事,就像是说故事一样。与他一起吃了两次饭,饭后他开车带我去兜风,开始觉得没什么,也没有多想,后来他问我,是否做他的情人?我没有答应。就再也没与他单独出去。
  青总是会笑我,你啊,太单纯了。不怕危险吗?
  怕什么?这么大了,他能把我怎么样?我嘴里这样说,心里还是有些担心,但事情已经过去了,也就没什么了。
  青说,下次注意点,要是有男人追你,要告诉我,知道吗?
  嗯,我轻轻点了点头。
  有时逛街买衣服并不像原先计划的那样,能买到既合适又喜欢的衣服。到最后常常弄得两手空空,眼看太阳下山了,只能各自回家,手机联系。
  青回到和男友住的屋子,我只能回到一个人的小屋,一个人的世界。
  与青道别后,心里总是有莫名的空荡。
  在繁华的北京城走着,这个城市不属于我,我只是个孤单的过客,看着夕阳下的暮色,掩没街上的人群,不断泛起我的思绪,在尘烟里行走。
  看见自己大而无神的双眼,空洞,落寞,悲伤。
  我只有在这个城市逃避,选择一个人生活。平静中渗透着复杂的心情,偶尔会在寂静的沉默里习惯等待。等待那天邂逅一个陌生人,轻轻地对我说,嗨,你好。

2、越往前走,越觉得孤独与艰难

  生活还是依旧。
  深夜里,习惯的听着收音机,参与节目。比如,今夜最想得到的礼物是什么?今天最想念的人是谁?写下心中的想法,发到电台,就能结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  然而,意外的让我结识一个朋友,与他见了两次。到第三次,他再约我的时候,我叫上好友青,见见这个男孩。
  我与他约在动物园附近见面,我与青先到那个地点,我们等了二十分钟,男孩给我打电话,说具体地点在哪里?我说在大门口,男孩没找到,青显得不耐烦,说这人怎么这样?青说话总是直来直去,在我面前也不避讳。男孩说找不到我们,我说在大门口等,去接他。
  走到大门口,看到他,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,黑西裤。
  青悄悄在我耳边说,这人长的有点像我们的老板,配不上你。我没说什么。
  他看了看青,我向他介绍说,这是我的好朋友。
  他微笑着看了看青,之后就问我几点到之类的。
  我们一起去逛了街,买了东西,他帮我提着东西,没有帮青提,我对青说,我来提吧。那男孩立刻就过来要提青手里的东西,青没让。
  我们开玩笑说要他请我们吃饭,他说,口袋里只有几十元,卡取不出钱。我觉得很没面子,但还好是青。青提议说去吃凉皮,我们每人一碗,男孩没吃,吃完为我们付了四元钱,青去买了两瓶水还有口香糖。
  吃完后,男孩没有走的意思,我说要与青再逛会儿,男孩也就回去了。
  过后,青与我说,你千万不要与他交往,那么小气的人,真受不了,还想追你。
  我佩服青的眼光,她看人与事物总那么锐利与透彻。
  从那次见面之后,男孩给我发来短信,我没有回,慢慢的从我的生活里消失。
  我总感觉我只能在爱情门外徘徊,我羡慕青的生活,爱情与美丽,有时不免感叹老天对我的不公平。 
  每次见青总会对她说我的近况,我所遇到的男孩或男人,青总是笑着对我说,你的经历可以写成一部小说了。
  有多少行走在城市边缘的女子,渴望浪漫的爱情故事,但终究与爱情无缘。   
  越往前走,越觉得孤独与艰难。
  我会与青说,如果你与你男友不能在一起的那天,我们俩在一起吧。
  青很吃惊的看着我说,你不会是同性恋吧。
  我说,当然不是。只是觉得爱情不实际,有点恐惧罢了。
  还有一次,更可笑的是,一个住在附近的北京郊区男人,早上一起在那家小店吃早餐认识,之后就开始追我,经常接我下班,慢慢的对他也有点好感。
  在这过程中,我觉得与那男人不合适,提出分手。那男人就说要还他钱。与他一起吃饭的钱。当时我都傻了,这么会有这样的人。
  与青说起这事,青就笑我,你怎么都遇到这样的人,真是怪事。
  有时真是想不通这些事,不免的会想到“人各有命”。

3、读着杜拉斯的文字,在孤独中拯救灵魂

  青还是过着她那幸福生活,一起生活了三年的男友对青是百般呵护,我既羡慕又妒忌。而我,长期一个人的日子,会让人的心理变得畸形与病态。
  业余的时间,只有出入于北京图书馆,我看到杜拉斯来自中国北方的情人,宿命、阴郁、悲凉、绝望,到最后的别离,无不渗透着重重的宿命感。爱、自由与死亡。竟然发现自己被时光遗忘,唯有绝望。
  杜拉斯说:“一本打开的书也是漫漫长夜。我不知为什么刚才说的话会让我流出了眼泪。尽管绝望,还要写作。啊,不,是带着绝望心情写作。那是怎样的绝望啊,我说不出它的名字……”。
  我只有一次次读着杜拉斯的文字,在孤独中拯救灵魂。
  这一天,我做了一个梦。
  梦见我在回家的地铁里,忽然晕倒,我迷迷糊糊听到有人说话,有人说晕倒了。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用拇指按住我的人中,问我怎么了?声音很急促。男人把我扶到座位,下了地铁,我看到他的米色风衣在风中飘扬。
  我突然醒过来,看见秋日的阳光照在我的被子上,到处都是秋末的味道,荒凉,苍茫。
  直到我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遇到那个穿米色风衣的男人,当我第一眼看到他时,就有种熟悉的感觉,似乎在哪里见过,又记不起来,忽然感觉到,时光与时光的交错总是显得那么无奈。
  那个男人过来与我打招呼,我掩饰心中的慌乱与不安,对他笑了笑,我看到他穿着白衬衫,外面披着米色风衣,显得温文尔雅又不失风度,我喜欢这样的男人,从看到他第一眼开始,就被他忧郁的气质所吸引。
  我不知道在我梦中出现的那个穿米色风衣的男人是不是他,但给我是熟悉与安心,只要看到他,就会觉得踏实。
  他没有发现我的慌乱,与我聊天。我知道他叫宇。
  整个空气都弥漫着我紧凑的呼吸声,和着宇淡淡的烟草味道,在我们的四周扩散。
  我想起青曾经对我说过,当你第一眼看见那个人时,有种熟悉又心跳的感觉,以后你一定与那个人有某种渊源。当时我就笑青,怎么那么相信这种感觉,青开玩笑的对我说,当然了,我是通灵的,世间万物都逃不过我的掌心,我觉得青的话,说的有些玄,又很深奥。
  后来我见到宇,我才明白青话里的意思。
  聚会结束后,宇提议带我去四坏兜风,我不加思索的答应了。
  宇开的是一辆黑色的奥迪A6,整套黑色的真皮座垫,显得高雅。座位后放着报纸,车内有着淡淡的烟草味道,我不排斥抽烟的男人,只要不过度就行。  
  秋天的风吹过脸上有些凉意,我把头往座位后仰着。看着四环上车来车往,还有骑车的人,我觉得在路上行走的人是那样的孤独,就像我每次穿梭在北京的各个大街上,除了思想,什么都不属于我。
  宇放着优美的钢琴曲,让音乐流淌在车内。宇不停地给我讲他以前的事,关于他的女人,他的事业,说说着就会黯然神伤,我看到一个男人背后的无助。
  每个人需要发泄,宇也不例外,宇在自己的车内与一个并不算很熟悉的陌生人讲述他的内心,并沉溺在自己营造的悲伤的情绪之中,我感觉男人也是脆弱与无助。只是要遇到可以说说心里想法的人不容易。
  当宇与我说起这些的时候,我有股莫名的冲动想问宇,为什么与我说这些,但我还是没有问。
  宇告诉我,一个人应当有爱情,但不知道爱情的本质是什么?除了钱,还有多少是真爱?
  在年轻的时候,以为事业重要,在年老的时候,又觉得另一半重要。
  我没有出声,也不知该如何安慰眼前这个男人,觉得他被自己一种命定的爱情包围着,让他无法解脱。  爱情如同一场慢性自杀,随着时间的流逝,激情不在的时候,爱情也会消失。  
  我已经无法辨别爱情的真伪,就如宇和我讲的那些事情一样,我只有听听,然后转身忘记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